您当前所处位置: 米胖旅游网 > 新疆旅游 > 新疆旅游攻略 > 在这里,安静祥和,一切都归于平静

在这里,安静祥和,一切都归于平静

http://www.mipang.com时间:2011-01-17  来源:米胖旅游网  点击:4554

新疆的途中,翻了两本书。《牧羊少年的奇幻之旅》和比尔·波特的《空谷幽兰》。

没什么目的,纯属打发漫长搭车无聊年光的随意选择,却想不到它们成了拉开这场旅行序幕最合适的前奏。

不管是牧羊少年寻找的宝藏,仍是《空谷幽兰》中寻道的蓬户士们,或者是寻隐访道的比尔·波特作者本人,都有一个配合的使命,死守自己的信念,不辞劳怨,全力追寻。

我恬不知耻的偷偷在心里将自己的此次旅程也列入到这个类别之中。

火车上的二十多个小时心里无比舒适轻松。

我静静的期待着起头。

不,已经起头了。

我正静静的体味着每一个细节。听到的,看到的,感知到的。如斯投入。像一个主人公。然后,再以一个傍不美观者的心态成功的饰演着一个不美观众。

活在当下又无关当下,此时此刻,除了舒适放松,其实无事可做。

第二全国午达到乌鲁木齐火车站后,精神抖数。毫不踌躇的直接去到汽车站买了当晚八点半到布尔津的票。

然而,坐的汽车在我们睡了一醒觉来后直接把我们拉到了吉木乃。司机师傅说他会负责找车把我们剩下的六小我送到布尔津。

从那样混浊空气的车箱里下到这个偏僻的小镇的地面,迎上早晨清爽泠洌的风,让人一会儿神清气爽了起来。

吉木乃到布尔津,一路疾走,鲜有车辆。

天色很好,我坐在换的小车的前座,视野坦荡,一眼便看到草原绝顶正渐渐升起的太阳。金色的太阳。暖和的太阳。快活的太阳。自觉心里一下广宽起来,有如这无边无际的草原,无遮无拦的正迎着向阳一路奔去。

一过布尔津河,我就喜欢上这个小县城。

街上行人车辆甚少,舒适到你会思疑是不是布尔津的人们都还在睡懒觉,于是马路显得异常宽敞舒适。

在那无比清洁的街道旁,各处可见正盛开着的各类颜色的花,浓烈而声张,她们是这个小城独一最热闹的脚色。

像一个活跃开畅热情奔放的姑娘,前前后后的辅佐家人迎接着远道而来的客人。

早晨,在那欧式,田园,现代,平易近族各类气概的红的蓝的黄的建筑中穿行,见那蜂蝶在各类颜色的花丛中辛勤。

午时,在中心公园同落拓的人们一路,在木椅石凳树林里,下棋瞌睡晒太阳。

黄昏,在河堤守望归来的牛马羊群,看河干玩耍安步的人们涓滴没有注重到自己正与晚霞河流一路,逐步的在别人的视线里成为一道安好而美妙的剪影。

布尔津,一个很轻易让人恍惚又让人留连的小城。

在这里,终于能够看到近处的风光。不再幻想遥远。

在这里,岁月静好,现世平稳。

布尔津的街上,我笑脸可掬的拍那些花,在马路边追着一只密蜂不依不饶,被我们的摄影年夜叔鄙夷死。于是后来,我都死力战胜着一见开花就禁不住要掏相机的感动。偶然趁他不注重的时辰偷拍一下,仿佛听见年夜叔在我死后忧怨又无奈的感喟。

于是,我直起腰义气凌然的说,咱不拍小花小草了,晚上到河干拍月亮去。

无比的悲壮。

得了——从头到脚扫视一番——你仍是玩你的小花小草吧。

中秋夜的布尔津河上方的天空,阴云密布。

月亮只抽了一个小小的空当出来露了一面。若隐若现,欲出还羞。不敞亮不温情。

仅是这样,仍有一些人们缩着脖子支着架子在河干判定的守着。

我服气他们。

所有对糊口布满热情的人们都让我心生敬意。

紧了紧衣服环着双手,回到河堤避风处。

起头纪念去年中秋,居延海那样美妙又安好的月色。

仅是纪念,已觉无比幸福。

虽然无缘布尔津河的中秋之月,但生射中,有过那样一幅夸姣的月色,当应知足。

休整一天后,第二天一早在汽车站坐十点钟的班车往禾木进发。

班车是直接进村子的,省了游览车的车资。车票50元。当地人廉价些。

北京十点是新疆时刻的八点,似乎凭空硬是多出两小时来,老是让人感受很落拓。恨不得要睡到自然醒回复床,慢悠悠的吃完早餐再晃去坐车,功效仍是第一拨上车的乘客——好吧,因为我确实是个急性质。哦,不,是个积极份子。

这趟班车有二十二位旅客,不知是因为巨匠都有俭仆的好美德,仍是因为现在的背包客逐步的加倍自立自助,独行或者三两个伴侣同业,越来越少见到一群一批需要包专车走的。这也是值得现现在林林总总的户外俱乐部反思的问题。

班车终于开动了,一出布尔津不久,车里就不时的有咔嚓咔嚓的声音

明知道拍不出啥来,但见了蓝得那样澹泊的天空,飘得那样适意的云丝,仍是禁不住也拉开了窗玻璃。哪知外面下着极细的雨,风却不小,相机还没来得及伸出去,啪,镜头上一滴雨水,赶忙收回来擦拭清洁。不甘愿宁可,正想再伸出去,啪啪,镜头上两滴雨水……

让你得瑟,慢慢擦去吧。

到了景区买票口,车停下来的空位,巨匠终于可以抓紧时刻稳稳的拍两张了。一个小兵(年数很小)却过来很热心的跟巨匠说,你们在这里拍美全是华侈,进村子里边的景色比这里雅观得多了。

于是巨匠布满等候,起头想象。似乎听见口水稀里哗啦的已汇成一条小溪。

进到村子,已是下战书三点。新疆时刻却是正午时,太阳白花花的顶在头上。

眯着眼站在树荫底劣期待着行李从车顶卸下来。

身边的这些木屋,这些栅栏,这些院门前竖着的年夜字招牌和院子里系着的倦怠而精瘦的马匹……

怎么都觉不出这是一块“神的自留地”,却让我想到了“武侠”。

路经此地的神秘年夜侠在哪?我认得那是他的马。必然没错!

正在神游,有车经由,灰尘飞扬。

假如是一匹飞驰的马掀起这风尘满面,我想,我很有可能会即刻走火入魔。

背包起了,找店住宿了,发啥呆呢?

客官,您是打尖仍是住店呢?

开两间上房,再来一斤白酒两斤牛肉送到房里。

您好,此刻我们的标间只剩下288一间的。

被288惊醒。

最后住了个四人世。50一个床位。

青年旅馆的卫生行动措施情形仍是蛮不错的。阳光下宽敞的院子里,白色的床单随风飘零,闪着清洁的光线。

那么好的阳光,让人禁不住也想把所有的工具都拿出来晾晒。

鞋子,毛巾,背包。当然还有衣服。

明晃晃的暖和阳光下,踮着脚尖,仰着头,眯着眼,抻展着绳子上的衣物。

刚洗的衣物,披发着洗衣粉的清喷香。那是糊口真实而朴质的味道。

有那么一瞬间,我嗅到了平宁太平与结壮的气息。而这,恰是一向以来自己心里里最最缺乏的。

也就在此刻,似乎年夜白,沉沦旅行,在那不竭的漂浮行走流动中,真正追寻的,不是美景,不是传说,不是神话与胡想,而是想让自己懂得若何在平平平实中平稳安心的糊口,想让自己学会体味、体味而且爱护保重,糊口的真谛是泛泛。

而这,又是一种若何的自由?它不是躯体无拘无束往来来往不定的流离的自由,而是心里里平宁太平结壮后无边无际的自由。这种自由能发生巨年夜的力量,让你变得无比强

年夜,你不再需要那些虚华的多余的物质来填补精神的虚空。不再需要某小我,或者某份激情成为你的精神依托。不再需要任何人的歌咏与喜欢来让自己欢愉,不再需

要决心的去追求某种成就感来必定自己以及自己存在的价值。你能舒适的接管所有的一切,不完整的一切,搜罗自己。

然后无论身处何种境地,都能拥有一种无比坦然的平安感。

这种平安感,来自自身,来自心里。

这,就是一向以来,自己最缺乏而且期望的。

而就在某一刻,我离这一切如斯接近。

禾木的下战书是最闹腾旅客最多的时辰,一些旅行团是一天往返的,差不多午时进来转一圈,到下战书五六点后就都出去了。

直到黄昏,村子才逐步的闪现出原该有的舒适。

一间一间低矮的木屋房子,在逐渐变得慵懒温柔的阳光下将身影斜在一边,屋顶有炊烟缥缈。冬天雪年夜,斜斜的屋顶更轻易让积雪滑落。然而,这样尖斜的屋顶却给看起来简单泛泛的小木屋凭添几分活跃个性。圈得很是随意的木栅栏旁,倦马才归,牛羊饱食懒步而回。

此时,站在村子对面的山坡上远望,净蓝的天空有清白的云彩成丝成絮成花,一片片一朵朵次弟开放。群山逶迤,远远近近的全是金黄的白桦与墨绿的松林交相辉

映,一条低调而魅力实足的河流,舒适恬澹的渐渐穿过。整个村子被这一切包抄,真的就像是神灵开天辟地之时特意私藏这么一片土地。自然天成,安好安详。

明天早晨,复又来到这里,看晨雾中这一切是若何的又多了几分仙境的质气。

趁太阳热情起来之前,再回来到旅馆院子中的趟椅上晒太阳。闭上眼,想把自己也烘上昨夜厚厚暖暖的被子里太阳的喷香。

趟椅上,小美男仰着头用懒懒甜甜的声调跟男伴侣小秦说,你看,那山头的一片云,像不像一支同党?

只要一听她的语气,就知道是一个被爱着宠着的小姑娘,所有的幸福都在那话语里化成了蜜。

小秦温柔的低低回应,真的哩。

真的哩。

生命蛮夸姣。布满爱的生命更夸姣。

尽情想象,尽情遨游。

太阳最炽热,旅客最闹腾的时辰,我们出了村子。到泊车场坐提前约好的车前往贾登峪。小秦和小美男在贾登峪住了伴侣放置好的别墅。

我们直接买了票进了喀纳斯

喀纳斯商业气太重,旅游气息太浓密,搅了那样纯美的仙境。这里修的木栈道,那儿那里建的泊车场,一辆又一辆往返穿梭在一个景点一个景点之间的游览车让游览看景变得像是例行公务一般。

第一天到的时辰,已是下战书五点多,从贾登峪再没有其它旅客进来,我们的专用车。司机师傅与另一位工作人员很是热心的跟我们闲聊,还帮我们打好几个电话询问新村老村看哪个农家还有空的铺位,然后直接开车把我们送到了门前。打动的我只知道一个劲的说感谢。

住的是新村一户哈萨克族农家的小木屋。老村的房子一向都斗劲严重

房间里顺着三面的木墙整洁的摆着五张床铺,中心安设一张矮的条形桌子,像是茶几,又略高,上面铺着清洁的桌布。到了晚上,掀了桌布起来当窗帘子用图钉摁在窗户上,白日再又取下来铺好。

新村地广路宽,每家每户都圈着年夜年夜的院子,领居之间遥遥相望而又栅栏相连。亲疏之间,少了老村那样的闹热强烈热闹荣华杂乱。老村有一些专门接待旅客家访的人

家,职业化的表演陈列成分居多。假如从今往后,只有在一些旅游景点,要经由过程这样的渠道才能对一些平易近族风情有更多的体味,还真是一种悲哀。

主人家做的米饭勉强能吃。想必是日常平常很少煮。吃一两餐面食后,是会很驰念年夜米饭的。有米饭吃已经很知足,不能太抉剔。然而,默默的吃了两天后,

终于不由获得厨房弱弱的跟女主人说,阿姨,米饭有些硬,若是能再煮久一些会更好。我和鸡蛋头都是很陈旧的人,认为说把饭煮软一些这样的话都是很添麻烦会惹

得主人不欢快的事。

从厨房出来,鸡蛋头跟我说,你怎么叫她阿姨?她没那么老啊。

我诧异,惊觉自己早已不是可以随便唤人阿姨的年数,而已近乎同列。是深不知,自己轻忽这一点,对别人来说美全是一种自私。不觉凄然。

后来每次都不知若何称号她,改口称年夜姐,又太决心更显得尴尬,就爽性尽量少同她讲话了,也是因为感受很羞愧。女人对于这方面,都是很心重的。

做的菜却是还说得曩昔,只是没得选,永远是一盘青椒炒羊肉,一盘青椒炒年夜白菜,或者是西红柿鸡蛋。已经很不错了很不错了。每次都把装米饭的盆子吃得底朝天。收拾碗筷送去厨房的时辰,很欠好意思的笑着说,菜做得很好吃哩。然后一溜烟的跑出来。

我是饭量很年夜的人,和鸡蛋头一路在饭馆吃饭,碰着菜合胃口需要添饭,他把空的一只碗拿到自己面前装成是他吃下去的两碗。怕我怕人家笑话一个女人比汉子吃的还多。我狂笑。

早上起床梳洗完毕,屋里就端进来热乎乎的稀饭,煮熟的鸡蛋,一两碟咸菜。

倏忽有种回抵家的感受。很幸福很暖和。

吃饱喝足后就出门坐车去看景点了。仙人湾,月亮湾卧龙湾喀纳斯湖,确实是色彩丰硕,风光如画。只是少了禾木那样的人世炊火气息就感受不是那么的亲近。不外,这些无可抉剔的纯净画面,却是成全了每个景点成堆成堆拿着蛇矛短炮的摄影发烧人士。

在差不多审美委靡的时辰,景区被走马不美观花的前前后后溜达完了。斗劲标致的,仍是仙人湾的那一团晨雾。

回到木屋歇息,等晚饭吃。

筹备明天早早的起床爬上不美观鱼亭靠新村这边的一个山头。在上面可以看到新村的全景。

仍是喜欢爬山的,经常看见一座山,哪怕是一个小土坡,都有一种想要爬到坡顶的感动。我是不愿意坐车上不美观鱼亭的,像是考试作弊,但又其实是一次很无关紧要的考试。很奇异的心理。

看上去它不高而且很轻易爬。村里的老乡和鸡蛋头却不这么认为,你不要看着它仿佛很缓很好爬,其实很陡的。

老乡是知道实情。鸡蛋头是因为很理智。我经常思疑他是个没有激情的人。看待工作永远都是一副现实到冰凉的立场。从不联想夸姣。

我很不觉得然。就是很陡,也不至于会到爬不上去的境界。

虽然是比看上去要陡峭的多,但也没有他们说的那么难。良多工作不都是这样的吗?!

站在山头,月亮在这头还没下去,太阳从另一边渐渐上来。人们起头起床生火烧饭,村子里逐步热闹起来。新的一天拉开序幕。我是阿谁报幕的人。能够介入其中,是以十分宽慰。

下山的时辰,一只鞋的鞋带莫明其妙的勾到另一只鞋的带扣上,差点一头栽了下去。滚了几圈,虚惊了一场。爬山鞋的鞋带一般都很长,出格需要注重。

连滚带爬的下山来,吃了早饭就去了响泉。

原本是不知道这么个处所的,住在前屋的小女孩,临走的前一天夜里,站在房间里跟我们死力的举荐。热情却不声张,声音清脆,声调凹凸却恰如其分。想到喜鹊。一只惹人爱的温柔的喜鹊。

响泉是有个传说的。一位历史名人喝过这里的水治过伤。

可是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水池必定是会让人失踪望的。不外,击掌便涌泉却是有点鲜新,却也十分无聊。

然而,去响泉那一路上的景色,是的简直确会让人想到要感谢感动小喜鹊的。

骑马或者步行,或者坐摩托车,到山跟前便要起头步行了。这一片其实就是河对岸的山林。

一条木栈道,纵贯一片树林子,栈道的绝顶即是响泉。也叫嚷泉。

栈道起于一片池沼灌木丛。上午的阳光很柔和,黄的褐的绿的水草概况,凝聚的霜露含蓄的星星闪闪。很有气节,又似荏弱无骨,需要人爱怜。

过了那一段,左边即是一片很宽敞的草地,荒草及膝却稀少得像早晨落在枕上的发丝。而右边,巨年夜的乱石枯草后面,是连缀的山脉。远处望着金黄墨绿相间的树

林子,近了来看,倒多了良多的其它色彩来。那色彩,不似彩虹,能说得出来个红黄蓝紫绿,只像是早晨日暮太阳边缘的一圈光晕,从橙红到金灿到透明,无法细分

区域界线。

铺了防潮垫在那片宽敞的草地上歇息玩耍了好一阵。耳边有渐渐的流水声,河的对岸,是景区公路。

再往前走,就又呈现另一种完全纷歧样的景色。双方的树林逐步密实的聚拢了过来。

一走到那儿那里,心里一怔。

碎碎的黄叶厚厚的铺了遍地。栈道像盖了一条地毯的金色年夜道一样伸了出去,走在这条金色年夜道上,脚下有窸窣碎裂的声音,像私语,令人不安。旁边守着两排细高细高的白桦,风紧的处所,叶子年夜部门都落尽了,高而直的灰白树干很尴尬的彼此抵挤着,像白骨一样,十分触目。

仍有一些依旧执拗的挂着的,刚一走过,迎面来一阵风,回头去看,齐刷刷瑟瑟的斜斜坠下,落在地上再随风卷起几丈远,转眼就踪迹全无。待下一阵风来,又上演一场生命的起承转合。

片子场景里,总感受那样的浪漫。

然而站在那风里,却心生惨然。

每一阵风来,魂灵像是要被带走,心跟着牵扯、下坠,不竭的下坠下坠,最后无力的瘫倒垮塌。

毫无疑问是极美。

有一些美注定要用一些残忍去成全。轻忽美而揪着这残忍不依不放的人,是愚蠢好笑的。就如我,在这一片斑斓的秋色里,这样牵强的生出这些好笑的感受来,一样

的愚蠢。我虽然不介意自己的愚蠢,在穿出那条金色年夜道后,却像是刚为了一部悦耳片子肝肠寸断,然后出了片子院站不才雨的陌头茫然。

一个生命对于另一个生命的理解,有些注定只能遥遥相望。所有看到的,想像到的,或者表述出来的,只不外是自己一厢情愿。

筹备分开喀纳斯的前一晚。两个年青人筹算住进来。巨年夜的包包靠在门边,让人老是禁不住服气它的主人的耐性。他们从白哈巴过来,那是我们的下一站。

女生坐在床沿,用快速的语气感动的跟我们说着他们这两天的际遇。只差没拉着我的双手。

跟我一样,像是憋闷了良久,终于找到同类可以狠狠唠一回瞌。

事实下场,都是耐不住寂寞的人。

女生说,从布尔津若何凑巧到了白哈巴,到白哈巴为了感谢感动客栈老板又住了间很贵的标间,标间里的茅厕是整个客栈最好的。又说白哈巴的饭菜贵到要

死。那神气,仿佛要当即捂了胸口,因为肉痛。又说,住在老村的农家时,跑到一家宾馆去求前台开一间房洗澡,二十块钱享受了星级待遇。最后还说,老村的那家

农家的主人很不厚道,因为有多量的客人来住宿,所以赶了他们两个出来,只有到天黑摸到新村来找住处。原本是这样。

我们老是会感受自己的履历像是一个传奇。就算不是传奇,也必定是跟别人纷歧样的,是千奇百怪的。所以必然需要说与人听。

之所以她说的话让我记得这样清楚,美全是因为她那时的情感,像是跟一个良久没见到的老伴侣稀里哗啦的说着分隔后发生的一切。在她那兴奋的语气

里,恰似还有一句潜台词——只是你那时不在——让人不由的感受,她履历的这些,原本就是应该跟我相关的。而事实上,说完一番话后吃完饭他们就被放置到了另

外一间房。而我们互相连彼此的称号都没来得及说。

也是。出门在外的人,本就是惜惜相关。就算素不体味,也老是有一些工具在彼此之间相连。

一路上,我经常会说,这小我好面熟。阿谁人仿佛在哪见过。

被嗤之以鼻。你看谁都面熟。

事实上,在糊口中工作中,我记人识人这方面是十分缓慢的。

我想,我感受熟悉的,应该不是那张脸。

后来我告诉他们,对面阿谁专门的澡堂二十块一人一次。而我们住的这里很好,饭菜的价钱也合理。他们两人兴奋的点了两菜一汤——青椒炒羊肉,年夜白菜,鸡蛋西红柿——狠狠的狠狠的吃了起来。这让我感应焦炙,白哈巴真有那么不近人情吗?

对白哈巴没有太多期望。现现在,只若是地球人都知道且蜂涌而至的处所,还有若干好多会让人意外的?只能妄想不要被破损被商业化得太涣然一新就已经很知足了。

事实上这一路都没怎么太兴奋期望过。舒适安然的感应感染一切。完美的,遗憾的。真实而自然的去体味。

我想,这应该就是我认为旅行中的最好状况。

喀纳斯到白哈巴的旅程不长,却走了三小时。约一个半小时的时辰,我问,快到了吗?司机师傅在他的墨镜下面露出白白的牙笑着说,怎么刚上车就问到了没有啊,不要焦心,要边走边看风光啊,你看这一路的风光多美。

半路上,车子停下来歇息。路边有三两个帐篷,旁边搭着一排案板,上面摆着各类食物。油饼奶茶。巨匠欢畅的买着吃着。一个女摊主的身旁有一个童车,孩子坐

在里面双手乱舞,似乎在招架被妈妈轻忽在一边去顾着她的生意。上午的太阳斜斜的照在孩子脸上,一群人拿着相机对着TA啪啪不竭。

先去的小秦短信说,白哈巴斗劲适合发呆。

我们到的时辰,依旧是很热闹。一车一车的旅客上上下下。一些新奇骑马的,写意得不得了,已在马路上得蹦得蹦的往返溜达了起来。

路边的客栈随便找了一间住下来,第一件想做的工作就是洗衣服。

六十一个床位,倒也不十分手谱,没有想象中的那么恐怖。不外却是简陋得可以。晚上趟在床上,望着身旁和屋顶的木桩,感受像住在原始森林里。仿佛还闻到木

头潮湿枯朽的气息。三更里熄灯后,在睡袋里玩着手机,亮光前面一个身影一晃而过。我迅速起身拉开睡袋,赶出一只长脚细蜘蛛。

白哈巴的景色,没有禾木的年夜气,没有喀纳斯的仙气。

商业化的气息也相对斗劲隐藏。虽然也处处是商铺,家家是客栈,但相对于禾木的规模,喀纳斯的招摇而言,这里仍是完全可以接管的。

上到村子双方任何一座小山坡,就可以把整个村庄尽收眼底。

木屋,草垛,牛羊,境界,河流,白桦,雪山,蓝天白云,这一切被十分紧凑且巧妙的放置在了这个小小的山谷里。我想像着这里被人们追捧打搅之前,在这里糊口着的人们是何等的幸运且幸福。他们必然是神灵出格眷顾的一群人。

祈愿还有更多这样平宁太平自然的处所存在,且不要被人们挖掘。

假如不是它的地舆位置的非凡性,这样一个小小的村庄应该是不易被人们所发现的。

5号界碑那儿那里不许可小我步行前往,必需伴同旅

行的车一同前往才可以。我们的车在进口处捎上了几个被拦在那儿那里的旅客,回来的时辰也没有人上车来清点人数。那条路也不陡不险,视线很好,所以至今没搞年夜白

这样划定的意义。阿谁感动措辞的女生和她的火伴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才没有到界碑,说是感应遗憾。他们没有等到正巧有上去的车,两小我围着铁丝网走了一两个小

时也没有发现有可以突围的处所。最后无功而返。

界碑下面是哈巴河,一些处所露出碱白的河床,黄的绿的白桦林一片一片的随意散落周旁,远至他国。

而我的萍踪,在这块邦畿上达到这里已是个终点。但我相信,这也定是个新的起点。它将毗连之前以及往后的许良多多个点,毗连我走过的每片土地,每一个萍踪,最终绘成我生命的绚丽宏图。

白哈巴的一天,虽然短暂,却是极具意义的一个点,且有不少难忘的场景。

整整一个下战书,不知倦怠的流连在这个小村庄里。这么一个小村庄,一次一次的带来惊喜,变魔法一般。让我老是禁不住猜想,她倒底还有若干好多不为人知加倍悦耳的一面哩?

随意的绕到村子后面,一间小木屋外围着栅栏,旁边几棵白桦正值金色韶华。树下一条小河弯弯浅浅。

一阵风吹来,漫天黄叶迷人眼,此时此景,印着这蓝天白云,心里不似喀纳斯响泉的那片白桦那般凄冷,却是生出几分稚嫩的欢喜,像一不小心进入到童话王国,禁不住在那落叶下面游玩,见要来一阵风,便赶紧跑到树下让飘下的黄叶落在肩头手心。

假如那木屋里俄然走出白雪公主和七个小矮人,他们必然会惊叫,啊哦,快看,阿谁巫婆疯了。

黄昏的金色树林,斜阳,落叶,狗和蒲公英……

坐在木桩上小憩,禁不住又起头幻想,假如我要写一部童话故事,必然要有这样暖和的场景。

快速转载:

相关旅游攻略

我的家乡——哈密


      阅读全文»

混沌【行摄新疆之喀纳斯】

混沌10 季节的风从林稍掠过树叶燃烧起全部的生命激情在冬天来临之前将山峦染得灿烂金黄行走在喀纳斯湖畔穿梭在白桦林中听湖水静静地诉说那一幕幕千年的浪漫混沌06 混沌05 混沌04 混沌03 在秋天的喀纳斯几只水鸟,撩开秋天困倦的眼帘碧绿的湖水,不住向外扩展环绕在湖边的山,顺势又长高了几分喀纳斯的秋天被游人灌醉马背上的风景,趔趄着就要骑不稳了——沿岸正在沐浴的白桦,从流淌的风中伸出双手,把即将跌倒的风
      阅读全文»

鄯善“沙漠之春”探险旅游摄影节五一采桑之旅

鄯善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要枢纽,早在二千年前,这里就是连接东西方丝绸贸易的重要通道。境内的吐峪沟今天仍然是吐鲁番地区主要的桑葚出口地。为传播丝路文化、桑葚文化,展现鄯善悠久的历史,特举办首届鄯善沙漠之春探险旅游摄影节五一采桑之旅。具体方案如下: 活动时间 一期活动:2009年5月2日— 3日 二期活动:2009年5月9日—10日 活动地点 吐峪沟景区、库木塔格景区、南湖村 活动主题 本次活动
      阅读全文»